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数据>海洋>海洋经济

深化海上丝路合作 加快发展蓝色经济

    

  蓝色经济是资源、产业、区位融为一体的新型综合性海洋经济。推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必须深化各国全方位合作,扩展经济合作的范围与深度。笔者对各国深化经济合作提出几点建议:在海上丝路共建中努力深化拉长蓝色经济产业链的合作。在深化合作中努力优化资源配置、特别是海陆双向的紧密型资源配置。切实加强合作载体与平台建设,着力创新合作的体制与机制。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从国际海洋合作与共建共享的特定意义上看,是沿线各国或地区以海洋大通道为纽带,以蓝色经济为标志,在产业、投资、贸易等方面具有对接融入、协同联动、共建共赢等丰富内涵的崭新合作思路,是深化海洋开放发展,实现区域化、一体化态势的战略构想。
  中国作为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并深化扩大开放的沿海国家,在海洋开发新世纪的时代背景下深化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加快与各国或各地区合作共建步伐,必将进一步深化以海洋为纽带的世界各国的经济联系,促进蓝色经济深化与扩展,使蓝色经济的战略价值更加凸显,使海洋领域的开放发展促进经贸增长的带动力与影响力日益增强。
  深化沿海各国合作、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既是海洋开发与利用转型升级的需要,也是蓝色经济综合性深化拓展的需要。由于海上丝绸之路起源于沿海港口,其发展带动着海洋产业与贸易的发展,因此海洋经济合作是海上丝路建设的基本特征。
  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发展,各国间海洋经济联系日益密切,海洋经济的地位日益突出,海洋经济合作带动经济增长的作用日益重要。从全球已发生的3次海洋经济发展浪潮来看,海洋经济在经济全球化中扮演着先行发展的重要角色。海洋经济兴,全球贸易与经济就兴。随着海洋开发利用的深入、区域经济一体化和国际合作领域的扩展,海洋经济的内涵外延也发生着质变。蓝色经济作为新世纪海洋经济的升级,已经展现出新经济形态和大发展的端倪。从发展趋势来看,海洋经济向蓝色经济率先转型,成为引领经济发展的重要领域和经济一体化全球化发展的重要经济增长点。由于蓝色经济是资源、产业、区位融为一体的新型综合性海洋经济所决定,推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必须深化各国全方位合作,扩展范围与深度。总之,深化合作共建海上丝绸之路,对于加快发展蓝色经济,引领新一轮经济增长,造福沿线各国人民,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从海洋开发利用的深度开拓与世界经济的深度调整前景看,加快发展蓝色经济和与之相联系的区域经济,海上丝路各国深化合作应在以下方面着力:
  一是在海上丝路共建中努力深化拉长蓝色经济产业链的合作。产业是蓝色经济的载体和表现形式,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要突出蓝色引领的战略导向,把具有先行优势的蓝色产业放重中之重,在全球分工格局中拉长蓝色经济产业链。既要重视海洋一、二、三产业合作,重视海洋新兴产业的合作,更要重视海洋产业链的连接与配套,以形成高效的价值链。应注重结合具体各国的海洋资源与产业发展优势,努力提升蓝色产业显示度,促进海洋合作由低级向高级化跨越,使其成为新形势下各国共享共建的重点和亮点。
  拉长蓝色产业链,首先要提升对港口及口岸的地位和作用的认知,把港口列为合作的核心战略资源,发挥港口群的战略价值,以及内外联通的强力引擎和重要龙头作用,围绕各国优势资源与产业,建链、补链、强链,构建以高端技术、高端产业、高端产品为主体的现代蓝色产业体系,追求全球连接,提高国际分工地位,重点开拓,深度开拓,提升蓝色产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努力走出“微笑曲线”的底端,奋力打造“中高端”。
  其次,要科学区分蓝色产业的不同发展阶梯,推进海陆产业关联度高的蓝色产业发展。依托港口重点合作建设一批产业园区,切实落实一批重大基础设施和产业项目,推动从海陆产业集群到海陆产业链构建的转变,并要围绕这些海洋产业和项目,相应发展其前向关联或后向关联的陆域蓝色产业,促进产业融合,争取将产业链条延伸得更长,努力创造蓝色经济在开放性经济中的新优势,带动经济发展,加速区域一体化步伐。
  二是在深化合作中努力优化资源配置、特别是海陆双向的紧密型资源配置。蓝色经济引领发展,必须重视资源要素统筹配置和优化配置,尽力避免资源错配。要在深化合作中科学把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行动方案的基本精神和原则。“一带一路”是海陆结合的新丝绸之路建设,其基本内涵是弘扬丝绸之路精神,以点以线带面,逐步扩大区域合作范围,最终形成海陆丝绸之路经济圈的共同繁荣。“一带一路”战略彰显了我国在国际舞台上统筹陆海开放合作协调发展的新理念,是深化海上丝绸之路合作的精髓所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是集海洋资源、技术、产业和区位发展为一体的海洋大通道的综合集成布局,必须扬长避短、统筹思考各国海洋以及海陆资源的开发、科技的驱动、产业的发展和空间的布局,谋求实现融入共建、互惠互利的科学协调与可持续发展。当前全球经济的发展对蓝色经济的依赖度逐步增强,蓝色经济引领统筹发展最根本的是各要素,包括资源、资本、技术、制度、政策、管理等协调运作,以促使合作的深入与科学协调发展。
  要陆海统筹联动发展,构建资源优化配置的大格局。要在多领域、多方向、多方面谋求优化,切实丰富合作内涵:一是港口口岸、保税区与各类园区首先要优化配置联动发展,推动港口、物流与航运合作。二是经贸、投资、金融等更多领域优化联动。以强化与各经济通道沿路的海洋合作为主线,加快向基础设施、对外贸易、投资、科技人才合作等领域延伸。三是积极充实海陆合作项目,加强海洋、经济、外交、政治多元化合作,优化环境资源,进一步强化合作共赢、互惠互利,积极打造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责任共同体。
  三是切实加强合作载体与平台建设。沿海各国在海洋资源开发方面各有优势,经济贸易往来相互渗透,经济合作前景十分广阔。要实现共享共赢,合作平台与载体建设十分必要,且迫在眉睫。
  首先要打造国际航运平台。我国沿海港口货物吞吐量增长迅速,港口联运居世界前列,发展潜力还很大。要顺应海上丝绸之路航运物流市场的需求,努力探索推动港口联盟建设,以及自由港区合作平台建设,加快沿路国家的互联互通。二要重视企业服务平台,规划科技与产业基础条件平台、国际海洋合作会展中心等,为企业与产业合作交流提供载体,深化海洋产业、科技、人才等合作。三要特别重视各类交流合作平台建设,如园区合作平台、对外交流平台、海洋商品文易网络、跨境服务平台等。四要深化各国沿海城市间的合作,完善、优化有利于陆海统筹联动的服务环境,打造海洋产业区域联动发展平台。总之,各国或地区融入、对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必须把海洋合作中海陆统筹开放发展的各类平台建设放在重要位置,从战略高度扎扎实实把各项合作落到实处,取得成效。
  四是积极创新合作的体制与机制。深化各国间的合作、推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迫切需要创新探路。在利用好已有的合作机制基础上努力开拓新的合作方式与机制,提升战略层次,努力形成更加开放、更具活力的开放型经济合作体制与机制,降低合作成本。
  从我国来看,要利用好已有的试点资源,继续做好航运市场开放、蓝色经济区等各类园区发展试点。要发挥好海洋航运和制造业等“金字招牌”的综合优势,探索更加灵活的投融资和监管体制,优选论证一批大项目、好项目,发挥整体优势,集中进行推介,争取更多的战略投资与合作伙伴,或输出更多的产能和合作项目。沿海大港口要加快体制机制创新试点,进一步拓展开放功能。要推动海陆统筹试验区改革试点,统筹考虑进一步向陆延伸、向海拓展,大力推动港城一体化、港带一体化、港桥一体化、陆海一体化进程。鉴于沿海国家自贸区建设的需要,把沿海开发区和自由经济区作为自贸区地方经济合作示范区,分别划定专门区域建立“平行园区”,在中外平行园区合作共建方面争取改革开放先行先试,通过制度化创新扩展资源配置范围并提高要素配置效率。鉴于自贸区试点在开放、联动发展中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要推动自由港区、自由贸易区试点的体制机制新突破。通过创新体制机制,深化各类园区的改革开放,更有效地深化国际合作,广泛集聚蓝色经济与贸易势能,打造成名副其实的经济增长极。
  在创新合作思路与推进方案中,努力创新建立与周边合作国家和地区间的联动机制与协调机制,通过政府间、民间的多元化合作、完善沟通机制,协调运行机制,增创合作的便利化条件,努力打造新的蓝色经济国际合作新优势,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打造成蓝色经济快速发展并引领经贸全面发展的重要引擎和各国深化国际区域合作的重要区域,既为合作各方创造发展机遇,又为全球经济可持续发展注入新的动力与活力,从而促进世界经济的繁荣与增长。